第三节,1分47秒,库里转换进攻中后撤步甩开杰伦·布朗和罗伯特·威廉姆斯,节奏完美,以他这场比赛的手感,这个三分大概率会进。

  然而没有。一个球,无关紧要,但这个球很有象征意义。如果进了,勇士90比72领先18分,事实上,在库里出手那一刻,我认为他们已经收下了G1主场的开门红,气氛到位,剧情再熟悉不过,所以预感非常强烈。

  命运没有选定那一刻,塔图姆又差点给了勇士第二次机会,他在弧顶的大空位出手偏出,普尔拿到篮板推动反击,如果有人再补上一刀,勇士还是可以把比赛留在他们喜欢的氛围里。

  结果,普尔急躁了那么一点点,塔图姆完成抢断,杰伦顶着格林把球打进。之后伊戈达拉投进了运气爆棚的三分,却又在第三节最后几秒送了个没必要的犯规,送怀特罚球。

  来回拉扯,季后赛真神本想要勇士赢,可勇士辜负了好意,于是第四节真神站到了对面,凯尔特人几乎命中了每个投篮,不管什么难度,他们都能进,勇士心态崩溃,从大胜变成了大败。

  勇士几个细节没做好,让凯尔特人缓过了气,而凯尔特人第四节又送出了完美的比赛,你很难要求勇士必须匹配对手的表现,因为对手打得太好了。从第三节末到第四节初,勇士没做好的细节包括:

普尔快攻被抢断;

普尔被怀特晃起,突破篮下再晃起维金斯造犯规;

普尔突破回球伊戈达拉没传好,失误;

伊戈达拉低位打普理查德,虽然是错位,但没必要;

伊戈达拉一线参与战术,遭遇协防丢球;

  普尔和伊戈达拉打得不好的方式,跟更可能的方式略有区别。绿军强杀普尔到篮下的回合,勇士的协防做得还不错,反而他无球扑防定点被颜射了一大把,他在进攻端没有适应对手的强度,把斯马特、罗威、霍福德都想简单了。

  伊戈达拉拖空间,这没得讲,其实他那个位置不管换成谁,罗威都会回收防线,好歹一哥进了球,作为针对罗威的掩护人也有处理球表现。问题是,老一哥本该在防守端有更多的存在感,而勇士这一端的崩盘几乎没给他发挥的余地。

  勇士在轮换上肯定还有改进空间,佩顿回来之后,希望他和伊戈达拉是二选一的关系。普尔不可能不用,勇士需要库里不在场时有人能打持球,他和库里同时摆的时间要减,发挥上的问题比能力问题更大,还有回调空间。除此之外,首发摆双内线的效果比预期好,这件事比较重要,意味着系列赛后期,勇士打算拉满轮换强度时,不至于摆过久的小体型阵容。

再说凯尔特人。

  第一节让库里进了6记三分,第四节自己投进了9记三分,塔图姆全场17中3,但送出了13记助攻,这些数据都很极端,甚至不像在打总决赛。凯尔特人起手防库里防得不好,不在于他们蹲坑防库里,而是跟勇士一样,没有把强度拉满,在退防和换防中会犯错,漏给库里太好的机会。

  凯尔特人蹲坑防库里的底气是,他们有顶级的挤掩护能力,相信不会让库里每次挡拆都能获得轻松的持球投机会。但库里把投篮难度提升,在离三分线有一些的位置就叫掩护,凯尔特人确实够不到,如果坚持不换防,这种球凯尔特人得认。

那为什么凯尔特人不坚持全程换防呢?

  乌度卡起手让塔图姆防格林,霍福德防卢尼,罗威防维金斯,这个对位的意思是想换防的,因为格林和卢尼是主要的掩护人,而库里不经常找维金斯挡拆。

  这种对位方式也渐渐暴露了问题,罗威在维金斯和护筐之间来回切换,他一旦出去了,霍福德搞不过卢尼和格林两个,凯尔特人丢了不少篮板。勇士下半场又增加了库里跟维金斯直接的挡拆,导致罗威还是要在挡拆一线被针对,所以乌度卡第三节打了一会又调回了对位,效果依然不佳。正如系列赛开始前预料的,勇士会像打无莫熊一样,在弧顶做大量手递手二次发起,来解决双非空间点的问题——追梦这场打得很烂,他的问题很大,且都是顽疾,但如果他能再稳着点,勇士还是想了一些救他的办法——针对凯尔特人的护筐手,这个办法能很随机的惩罚罗威。

  如何综合护筐、防挡拆、前板终结和拖空间,罗威这场大体是功过相抵的发挥,后续会不会继续暴露问题,不得而知。凯尔特人有万金油方案,格威的换防和射程比罗威好,东部出线之旅居功至伟,但乌度卡只给了他16分钟。前瞻里提到,有一些可能出现频率不多的错位也需要观察,库里打格威就是之一,从G1看,格威换防库里的效果一般,那么格威的优先级也可以降一降。

  除了赢球,凯尔特人G1最大的收获,还有他们初步找到了系列赛的最后一张拼图——怀特。上下半场收官,凯尔特人摆出的终极5人组都是怀特、斯马特、杰伦、塔图姆、霍福德,这个阵容把机动性拉满,完全跟得住勇士的动态进攻。

勇士要如何回应凯尔特人这套阵容呢?

  库里这场还没有尝试大量挡拆去找霍福德,但可以预见的是,勇士要参考的,还是打无莫熊的办法——前板篮板球。G1勇士靠二次进攻拿了26分,他们要保持这个优势,惩罚凯尔特人拉满的机动性。这很重要。

再说一说,凯尔特人为何三分爆种到这个程度。

正如开场绿军防勇士的强度不够,勇士防绿军的强度也不够。并且,勇士从头到尾处于这样一种状态里:

到底是用换防or夹击or强延误,来破解塔图姆的攻击?

  说不清楚,因为大部分回合都没有走到“塔图姆碾过库里或者普尔,完全改变勇士内线防守,助攻底角射手得手,又或者勇士被迫三分线疯狂夹击塔图姆,导致漏给外拆射手大空位”这类剧情里。

更多情况是这样:

凯尔特人弧顶一对一,突破走中路,勇士收45°刷卡协防,凯尔特人持球人出球,45°定点射手回应;

凯尔特人强侧挡拆,勇士弱侧回收,持球人找到底角机会,勇士扑防弱侧,凯尔特人投进三分。

  勇士的策略的确是给霍福德、斯马特、怀特们一些投篮空间,但这类防守,还是颇有一些“例行公事”感,在凯尔特人真正打到腹地之前,勇士就改变了自己的防守阵型,可似乎改变的又顺理成章——难道你不堵一下中路,弱侧不支援一下中路?这都是基本原则,属于及格分的防守,但这场及格分的防守并不够用,你得有切断强弱侧的抄截让凯尔特人出球没那么坚决。也许小佩顿在会好一些,这也是为什么我说,伊戈达拉存在感不足。

另外,凯尔特人还能进这两种球:

一是杰伦·布朗几乎投进了所有一对一跳投;

二是类似怀特顶人强投定点,斯马特定点接球后撤步高难度三分颜射维金斯。

如果这种球一直进,勇士没法防,但这种球也确实很难一直进。

事实上,面对优质空间球队时,只要对手手感在线,你只交出及格的防守,很可能就会无济于事。

第四节, 凯尔特人在准之外,还有一些策略上的效果——其实上半场也有不少。凯尔特人有大量快速发起,这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多次获得底角大空位,勇士压根没准备好——都是五射手阵容,独行侠打得慢,而凯尔特人不是,勇士没有适应过来。

  G1有很多时刻,勇士看起来就要带走比赛了,可最终凯尔特人笑到了最后,并且是用一种勇士很难接受的方式,改写了系列赛大比分。勇士或许想不到对手有如此韧性,可如果他们认真研究过凯尔特人的录像,应该知道对手在东部出线之旅中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恶战。霍福德放空必罚,外拆或者顺下急停跳投中距离竟如此稳健,但这可不是第一次,如果这是第一次,那么站在勇士面前的,也许就是扬尼斯了。

Nice3.com 官方授权 专业篮球投资平台:↓↓

https://bsj186.com/

作者 JackyBo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